行業新
傳統出版數字化的關鍵與產業方向
作者:admin 瀏覽數:正在讀取 更新時間:2018-01-19

中國出版集團公司總裁   譚躍

重視四種數字化趨勢

        1995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尼葛洛•龐帝出版的《數字化生存》,已經被時間所證實。二十多年了,數字化已經成為一股席卷全球的大潮,改變了人類傳統生活方式,還重構了全球商業生態系統,舊的生態體系不斷分崩離析,而新的生態系統不斷成長出來。展望新的數字化浪潮,有四種情況值得重視:

        一是虛擬成為新的技術主流。我們每個人都只堅信自己眼里看到的東西,這是人類的基本邏輯。但是,人工智能和VR、AR技術打破了這個邏輯。2017年10月26日,美國著名的機器人公司漢森生產的“女性”機器人索菲亞獲得沙特阿拉伯政府授予的公民身份,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獲得公民身份的機器人。索菲亞的大腦里存儲了62種面部表情,能識別人類面部、理解語言,能記住與人類的互動,并能與人進行眼神接觸。

        二是共享成為新的經濟形態。工業革命以來的這300年,所有的資本都歸資本家所有?墒,在互聯網時代,共享單車、淘寶、滴滴打車等新的經濟形式出現,資本家獨占生產資料這一現實正在被掀翻。以租代買的形式使得資源可以復制,不僅改變了大工業時代的資本的獨占性,還具有很強的公共服務共贏共享的色彩。

        三是移動支付成為新的支付方式。2017年5月,“一帶一路”沿線的20國青年評選出了中國的“新四大發明”:高鐵、支付寶、共享單車和網購。隨后,麥肯錫發布的名為《數字中國:提升經濟全球競爭力》的報告指出,2016年中國互聯網用戶數達到7.31億,超過了歐盟和美國的網民總和;超過6億的中國手機用戶使用移動支付,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支付市場,移動支付交易額相當于美國的11倍。

        四是數字經濟成為新時代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源泉。騰訊研究院數據表明,2016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體量達到22.77萬億元,是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數字經濟體,在國民經濟中的占比達到30.61%。我國的計算機出貨量、手機出貨量、網民數量和網絡零售額保持世界第一位。在全球市值最高的15家互聯網公司中,中國占6席;在全球十大市值“獨角獸”企業中,中國占一半。麥肯錫報告中最新的“中國行業數字化指數”也表明,2013年,美國的數字化程度是中國的4.9倍,到2016年已縮小到3.7倍。

數據是當前出版業最大的資產

        在這幾個趨勢中,我們都可以看到,無論是人工智能、共享經濟、移動支付還是數字經濟,都離不開大數據作為基本前提。正是這些大數據的存在,使得機器人產品、共享產品、支付體系的創新等成為可能。我們再看一個行業內的案例。2004年谷歌啟動了它歷史上的第一個“探月”項目,即數字圖書館計劃,準備將全世界一共1.2億種圖書進行掃描,轉化成為PDF格式的數字化資源。它和密歇根大學、哈佛大學、斯坦福大學、牛津大學圖書館以及紐約公共圖書館、許多其他圖書館系統都訂立了合約,并且短短10年內掃描了大約2500萬冊圖書,總共花費了近4億美元。但是這個野心勃勃的計劃失敗了。因為在海量的、碎片化的、個性化的需求面前,內容資源的數字化不是關鍵,關鍵的是內容資源的數據化。數字化是把模擬數據轉換成用0和1表示的二進制碼,而數據化則是把現象轉變為可制表分析的量化形式。一切皆可數據化,DATA的拉丁語本意是“已知”和“現實”。我們可以把一切都看成是數據存在。它們過去是默默無聞的,因為沒有數字化、云計算。在云計算、互聯網的條件下,它們神通廣大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 對于出版而言,數據包括:第一,營銷數據。如發行量、購買人群等,主要提供用戶消費行為分析。第二,生產數據。如首印數、開本、定價等,主要是提供產品的外部基本信息。但是,還有一種最關鍵、最本質、最有用的數據,那就是內容本身所蘊含的全部知識數據,也就是,“內容即數據”。

        就出版產業而言,近10年的發展,第一波是轉企改制驅動,第二波是上市融資驅動,第三波是數據驅動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內容不再是一種傳統意義上的資源,而是一種大數據時代意義上的數據資源。傳統的數字內容是單一文本、語義固定的、靜態呈現的,適合整體瀏覽和閱讀,不可自由組合,采取關鍵詞搜索,遵循整體范式邏輯;而數據資源是開放文本、語義多元的、動態呈現的,適合碎片化和個性化需求,可以隨機抽取,采取語義搜索,遵循個體范式邏輯。傳統的內容是一種產品,而數據資源是一種資產;傳統的內容資源是一次投入、一次消耗的,而數據資源是一次投入、循環使用的;傳統的內容資源是算術級增值,而數據資源是幾何級增值。

        在傳統時代,內容是出版業最大的資產;而大數據時代,數據是出版業最大的資產。出版業要努力做大數據資源規模,做大數據資產規模,做大數據增值規模。

大數據再大、再神也是工具

        身處大數據時代,我對大數據的認識是:第一,大數據無處不在,古已有文,云計算激活了它的蓬勃生機;第二,大數據的核心是預測,特點是大而全,是樣本即整體,因而放棄精確,擁抱混雜,反而更加精確;第三,大數據的關鍵在相關關系,一旦掌握了量化的相關性,就掌握了預測的鑰匙;第四,大數據再大、再神也是工具,傳統出版可以在學習中掌握主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數據驅動的第三波產業發展中,我們也更清晰地認識到:第一,新時代,主要矛盾,高質量發展,底層的最基本問題是創新,而創新的決定性因素是科技。第二,傳統出版本身還有自己的發展空間,但中心正在轉移,融合發展將逐步成為主旋律。第三,在數字化網絡化的浪潮中,傳統出版商的要害是內容數據,前提是內容的數據化,關鍵是內容數據的集成,核心是內容數據的研發應用,而出版數字化的前景是內容數據的提供商、研發商和服務商。第四,在數據化中出版將真正成為內容的提供、服務和創新主體。內容數據的規模,它的資產化、集約性、增值潛力將越來越代表著出版新業態的方向?傊,內容數據,對我們的數字化來說是“一”的一切,是一切的“一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們力圖構建一個以數據為核心、以出版新業態為導向的由內向外、逐步延展的大數據現代知識服務體系。從目前發展看可描述為4個圈層:一是基礎層,即數據資源平臺,也是知識服務的前端,主要解決數字標準、資源供給問題,回答“數據從哪里來”。二是核心層,即知識服務的核心平臺,主要提供不同領域的專業化知識服務,主要解決“數據生成了什么”,主要包括大眾、古籍、工具書、百科、音樂、美術、動漫、法宣等多個知識服務平臺。三是中間層,即電商平臺,解決關聯領域的交易機制問題,主要解決“數據如何交易”,主要包括綜合運營、易閱通國際、藝術品、新華、大中專采選等多個平臺。四是外圍層,即大數據智能分析,屬于知識服務的衍生領域,主要包括譯云、新華物流大數據平臺。

(來源: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)

?
友情鏈接
版權所有:山東數字出版傳媒有限公司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魯新出)字007號
Copyright 2008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6000239號-5
日本道专区无码中文字幕_亚洲亚洲色爽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柳州莫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