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業新
書業七家
作者:admin 瀏覽數:正在讀取 更新時間:2018-01-19

俞曉群

        我半生身居書業,那天突然想到,幾十年走下來,與七類人物交往最多。我稱其為“家”,強調他們是那個群體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    出版家:中國近百年出版史,如果問:從出版人、出版商到出版家,他們的首要區別是什么呢?近讀法國人戴仁著作《上海商務印書館1897—1949》頗受啟發。他談到20世紀前半葉的中國出版,一直處于出版、印刷和發行三位一體的狀態,法國就不是這樣。因此中國出版人不是或不完全是某種思想的傳播者,而是產品的制造者和販賣者。商業性的壓力,迫使他們難于走向知識分子的發展方向。我的體會是,成為出版家的首要條件是知識分子身份的確認。注意:知識分子并不等同于有文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作家:還有翻譯家。著譯者并非都稱得上“家”,等而下者還有寫手、譯手和作者的區分。即使有作品出版,即使他的作品可以轉化成商品,甚至暢銷,但許多時候,寫手依然只是寫手,譯手依然只是譯手。因為他們要想“著譯成家”,必須具備三個要素:才華、情操和獨立性,缺一不可。新時代,出版者的迷茫、文字的商業化與譯著者的泛化,為人們的閱讀帶來選擇的困難,同時也帶來多樣化的現實。在這樣的環境中,我們需要一點對大作家、大學者的尊重和追隨,多一點辨別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 選家:這一“家”也是時代的產物。因為歷史遺存太多、新書出版太多,更因為文人與出版人的魚龍混雜。選家的兩個職能:一是為出版社策劃好書,再一是為讀者推薦好書、品評壞書,因此他們又是批評家。一個好的時代,沒有批評的環境不行,沒有有學問、有良心和敢說真話的批評家更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 裝幀家:書籍裝幀有兩個階段,一是藝術設計,此中濫竽充數者最多。許多人把封面設計不當作藝術創作,有電腦之后更甚,拼一下、迎合一些市場因素,或抄襲一本書的封面,比比皆是。我堅持,能稱得上“家”的人,一定是藝術家,我所接觸的如吳光前,能繪畫,能雕刻,懂材料,懂制作,有經驗。我還敬佩周晨,他設計《冷冰川》墨刻實在是高超得很,獲得2017年世界最美的書。再一是制作工藝,說是工匠精神,桑格斯基設計《魯拜集》,隨泰坦尼克號沉入海底。前幾天王強告訴我,那本沉入海底的書聲稱鑲有一千多顆寶石,其中許多寶石是假的;王強收藏了一本桑格斯基制作的更美的書,雖然只有一只孔雀,但寶石都是真的,而且保存完好,一顆不缺。這讓我想起英國人羅勃•謝潑德收購桑格斯基的資料中,就有此書的草圖,我們曾按圖做過一個孔雀筆記本,F在見到王強收藏的此書本尊,其裝幀之美,品相之好,足以讓人暈倒。

        發行家:有兩個表現,一是營銷,專攻圖書包裝和市場定位;再一是銷售,構建更好的流通渠道。如今賣書者五花八門,若不以傳統觀念論,孔夫子舊書網自成一家,兼藏大量圖書,藏家也有了。

        藏書家:藏書者眾,成名成家者寡。由藏書世家而出版家如張元濟,由出版家而藏書家如王云五。我的作者中如王強與韋力,一西一中,功力深不可測。我素以書業資深人士自詡,依然暗嘆:見王強不敢再談西裝書,見韋力不敢再言中國典籍。

        讀家:讀者成家,需要兩個要素:一是懂書,再一是敢說真話。何人是我心目中的讀家呢?不論相識與否、地位如何,時常被我以書相贈者,或點贊其書評言論者即是。

(來源:百道網• 俞曉群專欄)

?
友情鏈接
版權所有:山東數字出版傳媒有限公司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魯新出)字007號
Copyright 2008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6000239號-5
日本道专区无码中文字幕_亚洲亚洲色爽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柳州莫菁